当前位置:新闻中心>新闻资讯新闻资讯
行走皖北大地 寻访岳飞抗金遗迹
来源:合肥岳飞精神传承研究会  时间:2020-07-22  浏览次数:248

2020年7月17日至19日,由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、合肥市岳飞精神传承研究会、合肥广播电视台联合组织的“《岳飞在安徽》图书暨纪录片采访团”奔赴阜阳、蒙城、涡阳、亳州四地近千公里,实地考察了民族英雄岳飞以及岳家军在皖北大地的抗金遗迹,深入挖掘历史史料,受到了地方领导、文史专家、当地岳飞后裔的热情欢迎。

一、抗金遗迹,阜阳颇多

阜阳作为“《岳飞在安徽》图书暨纪录片采访团”第二次采访的第一站,7月17日上午,采访团一行到达阜阳的岳家湖公园,受到阜阳市颍东区副区长沙学珍,阜阳史学界的专家李新武、肖汉泽、杨玉彬、明智,以及阜阳岳飞后裔岳玉坤等人的热情接待。




大家共同游览了岳家湖公园,参观了岳家湖岳飞纪念馆的仿古建筑,大家对岳飞纪念馆的雄伟建筑赞不绝口。据介绍岳家湖岳飞纪念馆正在拟定展厅大纲,预计在2021年开馆迎客。

在阜阳市博物馆,大家观看珍藏在该馆的《追谥岳王忠武敕书》。《追谥岳王忠武敕书》简称“敕书”, 又称“岳飞诏书副本”、“岳飞平冤诏书”,上面的题词题跋都是名人手笔,达36人之多。据阜阳市城郊中学一级教师、史学专家明智介绍:此诏书是明末清初的副本,题词题跋是原件,非常之珍贵。




在阜阳建设街(原名精忠街),采访团来到了87岁的王学英老人家中,王老太深受岳飞精神的感染与影响,曾经两次自费找人敬塑岳飞像,把岳飞像摆放家中,顶礼膜拜,奉若神灵。现虽卧病在床,但当她听到“岳飞”两字,精神总是为之一振。正是许许多多像王学英老人这样敬仰岳飞的人,岳飞故事在阜阳广为流传,岳飞精神绵延流长。



二、驼涧之战,重创金军

7月18日上午,采访团来到蒙城县岳坊镇。在县文物中心主任蔡凌凯引导下,来到岳填坊镇向西10里的驼涧。据史料记载:南宋绍兴十年(公元1140年)五月,岳飞率岳家军驰援刘锜所指挥的顺昌(阜阳)保卫战,在驼涧一带,对南犯的金军打了场歼灭战。特别是背嵬军,战术多变,机动灵活,单兵作战刀起敌头落,配合作战箭弩齐发威,直杀得金兵晕头转向,丢盔弃甲,尸横遍野,流淌的鲜血染红了驼涧里的水。岳家军驼涧一战,令金军闻风丧胆,发出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的哀叹。明嘉靖《寿州志》载:“驼涧在蒙城西北四十里,岳飞败金兀术于驼涧,即此。遗有营垒址基尚存。”清代诗人王大经有《驼涧营图》诗,诗云:“武穆储糈傍涧津,背嵬贯阵扫胡尘。荒村凭吊多垂泪,何况朱仙镇上人。”都清晰地记载了岳飞和他的岳家军与金军在此激战的史实。


三、涡阳岳姓,上下颠倒7月19日上午,采访团一行驱车来到涡阳县亚庄。这个原本并不起眼的村庄却因一个稀奇的姓氏而受到外界关注,而村民们也曾为这个姓氏苦恼不已。据村里老人介绍:岳飞遇害后,后人受株连遭到朝廷及奸臣迫害、追杀,为谋求生存,四处躲避,改名换姓,这一支岳飞后裔,为不忘祖先根源,创造性的将“岳”字上下颠倒,互换位置(上“山”下“丘”)为姓,表示一种压迫,所以读"ya”。


90年代,随着二代身份证逐渐替换一代身份证,村民们也面临着更改姓氏的窘境。电脑打不出来这个字,就只能用其他字来代替。于是,村民把按照读音直接改为“亚”。到了90年代末,为了认祖归宗,村民们开始把家里新出生的小孩登记为姓“岳”,从而不少家庭的户口簿上,出现了父亲为“亚”姓,子女为“岳”姓的奇特情况。


四、亳州岳庙,秦桧跪像

7月19日下午,采访团来到亳州市花戏楼,管理处工作人员得知是合肥岳研会前来采访拍摄,热情接待,安排导游详细讲解。据介绍,亳州民众崇尚岳飞的民族气节,建岳武穆王庙以祭祀。现存岳飞庙为清康熙年间建筑,店内有岳飞等人雕像,秦桧及其夫人半裸石刻雕像跪于殿前,供人唾骂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经年累月,大量游客来到这,都会不自主的打秦桧夫妇的脸,摸王氏的胸,以至于都打抹黑了。这也充分表达了广大人民对岳飞的敬仰,以及对秦桧夫妇陷害忠良的奸恶嘴脸的厌恶和憎恨。为了倡导大家文明旅游,工作人员不得不采取相关措施,将秦桧夫妇跪像用栅栏围起来。



据悉,全国有秦桧夫妇跪像的地方还有浙江杭州、河南汤阴、江西九江、河南朱仙镇、河南淮阳、江苏泰州、湖北武汉、湖南武冈,每个地方的秦桧夫妇跪像都有不同之处。

“《岳飞在安徽》图书暨纪录片采访团”第二次采访共走访阜阳、蒙城、涡阳、亳州四地,每到一地,先走访后座谈,收集了大量文献资料。已拟定《岳家湖练成记》《诏书真伪辨》《枕头馍、糊辣汤与抗金之战》《岳飞后裔的独特记忆》《〈颖州志〉误记与勘误》《涡阳的岳姓倒着写》《花戏楼里的岳王庙》等十几篇写作大纲。

此次皖北之行是继今年5月下旬皖南之行后的第二次集中采访,据悉,上次采访共去了广德、宁国、宣城三地,结束之后共完成了十二篇文章,并且举办了首次作品研讨会。